<noframes id="b3xp9">

<form id="b3xp9"><th id="b3xp9"><progress id="b3xp9"></progress></th></form>

    <em id="b3xp9"></em>

    <noframes id="b3xp9">

        400客服熱線

        唯辯動態 / WEIBIAN NEWS
        色情偷拍黑產:酒店攝像頭觀看權被售賣
        發布時間:2020年6月15日           發布人: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瀏覽量:1172

        隨著酒店偷拍事件被陸續曝光,隱藏在針孔攝像頭背后的法律問題,除了房客的隱私權遭到侵犯外,一條色情偷拍黑色產業鏈也越發清晰。

        6月11日,福建福州鼓樓區法院宣判了一起非法竊聽、竊照專用器材案,男子陳某自去年7月起網購4套針孔攝像頭安裝在4家酒店的客房內,并利用APP遠程觀看、錄制他人私密視頻,其中包含性愛視頻40多段,受害人達600余人。

        法院以非法使用專用器材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七個月,責令陳某刪除本案中所有涉及侵犯他人隱私的照片及視頻,以消除影響,并在國家級媒體上向社會公眾公開賠禮道歉。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近日公布的另一起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中,趙某勇、張某明、葛某賀等人分別在長春、沈陽、石家莊、天津、濟南、泰安、淄博、鄒城、亳州等地的酒店內安裝針孔攝像頭30余個,通過發展代理、售賣攝像頭的實時觀看權非法獲利,導致房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其客房內隱私,甚至是性愛畫面被“現場直播”,遭數十人暗中“圍觀”。

        這些暗藏在酒店客房內的針孔攝像頭,可通過APP邀請碼分享給其他人獲得觀看權。更可怕的是,這種觀看方式不受地域和距離限制,安裝者通常會在QQ群中發送視頻截圖及文字介紹宣傳“推廣”,再以每個邀請碼150元到200元的價格銷售給下線代理,代理則在加價后繼續發展下線或直接售賣給網友進行觀看。

        經過層層加價后,一個邀請碼最高能賣至600元以上,每個攝像頭最多可生成100個邀請碼,供百人同時在線觀看,而針孔攝像頭的價格則僅有150元左右,其背后的黑色利益鏈巨大,有人通過代理、銷售酒店客房內針孔攝像頭的觀看權單月獲利逾萬元。

        偷拍設備售價約150元,分享一人可回本

        在一座針對房客與酒店,充斥著色情、欲望與利益“金字塔”中,為數不多的幾個層級被一枚價值僅百余元的針孔攝像頭連接著。從攝像頭安裝者到“代理商”再到觀看者,經過層層加價,房客們的隱私,尤其是性愛視頻經過篩選后,被當作“商品”悄然售賣。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起隱私權糾紛案判決書顯示,2018年下半年,程某與女友在網上預訂了某酒店客房后,于當晚7時左右入住,但因電視機故障,程某在調試時發現電視機右下角有一不規整的小孔,經拆機檢查,他們發現了一臺針孔攝像機。程某報警后,民警經現場勘驗發現,這臺攝像機在案發前一直處于工作狀態,并拍到了程某與女友的相關畫面。

        實際上,程某與女友的遭遇并非個案,許多房客在入住酒店后,被針孔攝像頭偷拍后仍全然不知。

        近日,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人民檢察院依法起訴了一起非法竊聽、竊照專用器材案。自去年7月份起,男子陳某將網購的4套針孔攝像設備安裝在4家酒店客房內,并利用APP遠程觀看、錄制和存儲他人的私密視頻,其中包含性愛視頻40多段,涉案被害人達600余人。

        檢察日報5月30日一篇報道曾羅列出多起類似案件,其中有人利用針孔攝像頭遠程控制偷拍,在電腦中儲存了500G相關視頻和截圖,有人在案發后被警方從電腦中查出1200余段房客的隱私視頻。

        在眾多酒店偷拍事件背后,一條黑色產業鏈一直貫穿始終。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9年8月31日作出的一份刑事裁定曾呈現了這一色情黑產的輪廓。該案中主要犯罪嫌疑人共15人,其中僅趙某勇、張某明、楊某翰和葛某賀4人在網上購買攝像頭后前往酒店客房安裝,其余11人均為他們發展的下線,負責售賣與攝像頭相關聯的邀請碼,分享給他人進行在線觀看。

        上述裁定書顯示,趙某勇等人在酒店客房內安裝的攝像頭均為一家名為“360科技公司”生產的微型針孔攝像頭,連接上無線網和電源后,可以通過手機軟件實時觀看、回放相應錄像。每個攝像頭安裝并連接成功后,可通過邀請碼最多分享跟100個“家人”共同觀看。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同類案件中,多名被告人曾供述這種名為“360攝像頭”的偷拍設備,在網上的售價僅為150元左右。

        上述案件中,主犯趙某勇曾供述,他在網上聯系購買并前往秦皇島、滄州、天津等地尋找酒店安裝攝像頭后,最初是自己在QQ群中售賣邀請碼,分享觀看權,每個邀請碼一百多元每月,后來則以每個邀請碼120到130元的價格賣給代理,再由代理繼續發展下線或直接售賣給網友觀看。

        趙某勇稱,其安裝的攝像頭多在大學城附近的酒店客房,鏡頭正對著床,在安裝時便目的明確,“是為拍攝房客性愛視頻”。

        觀看權轉售后價格翻倍,代理可月入過萬

        短短幾個月間,趙某勇等4人通過在多地安裝的30余個針孔攝像頭及同案其余11名被告人累計發展了至少300余名下線,他們身處在這座“金字塔”頂端,分別獲利3萬到8萬元不等。

        葛某賀曾是趙某勇和張某明的“顧客”,他在購買過趙某勇在沈陽、長春等地安裝的針孔攝像頭觀看權后,決定加入到這一黑產當中。

        2018年初,葛某賀在購買了兩張居民身份證及微型攝像頭后,先后前往山東鄒城、臨沂、滕州、泰安、淄博、濟南;安徽亳州、蚌埠;江蘇蘇州等十余個城市,尋找酒店登記入住,并順利在客房內安裝了20余個攝像頭,用于拍攝房客實時性愛視頻。

        葛某賀稱,在安裝之前,他通過網上信息找一些“帶有主題性質的賓館”,又通過購買的身份證登記入住,前后安裝了20個攝像頭,這些攝像頭都是對準客房床上等隱私位置。隨后,他將攝像頭偷錄的視頻及觀看權賣給網友馮某、沈某帥、崔某社、張某等數十人二三百次,獲利四五萬元。

        但實際上,警方經偵查確認,葛某賀在2018年3月9日被抓前,短短一兩個月就已經非法獲利8萬余元。

        葛某賀被抓后,警方在他的“360賬戶”中發現,他安裝綁定的20個攝像頭拍攝內容已先后分享給768個“家人”,并在他的手機中發現,葛某賀已經發展下線72人。

        沈某帥就是葛某賀的下線之一。據他的供述,他從被抓的兩個月前開始,從葛某賀等人處購買酒店客房內針孔攝像頭的觀看權,并進行轉賣。

        沈某帥稱,他在上家買一個攝像頭的觀看權是150元,再以230元到250元的價格賣出。通常,他會先在自己建立的QQ群發布推廣消息,告知攝像機的品類、安裝位置等信息,教授安裝及實時觀看的方法。兩個月間他共賺取了2萬余元。

        警方對沈某帥手機進行電子物證檢查時,發現里邊存有偷拍視頻截圖688張,偷拍視頻20個,被抓時,他已發展下線86人,共售出490余個邀請碼,交易額68626元。

        澎湃新聞梳理發現,在這張以售賣偷拍淫穢視頻盈利的交易網中,代理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上線與下線之間的界限并不十分明確,多數代理同時擁有多條上線,這些上線之間的“貨源”也并不完全相同,因此時常會出現下線將上線分享的觀看權售賣給其他上線,再由其他上線賣給其余下線的情況。

        劉某在整張交易網中屬于“底層代理”,與其他代理不同,警方在調查中案發現,劉某只有沈某帥一名上線,他的8筆交易記錄中,一筆系從上線沈某帥處購買觀看權,其余7筆則均為他與買家進行的。

        交易記錄顯示,劉某從沈某帥處購買邀請碼后,再以600余元的價格賣出。一個邀請碼,從葛某賀到沈某帥再到劉某,價格翻了4倍有余。

        違法犯罪成本偏低,有人被查后繼續作案

        這起案件共15人參與作案,全部因犯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分別被判處11年到1年6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在澎湃新聞檢索到的21起涉及偷拍的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案及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中,違法犯罪分子均以在酒店或出租屋內安裝針孔攝像頭的方式,竊取房客私密及性愛視頻滿足私欲或牟利,作案區域涉及長春、沈陽、石家莊、天津、濟南、泰安、淄博、鄒城、亳州、伊犁、北京、杭州、鄭州、上海、赤峰、重慶、大連、佳木斯、哈爾濱、中山、德州及成都等多個城市。

        違法犯罪分子在安裝攝像頭后,通常會選擇“主題酒店”或大學城周邊酒店進行安裝,除售賣觀看權外,還有錄制視頻進行出售另一條牟利渠道。澎湃新聞注意到,上述判例中半數以上最終被以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定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到一年、緩刑或拘役,甚至有人在被抓后僅被處以行政處罰。

        在較低的違法成本及高額的利益驅使下,有犯罪分子即使被公安機關查獲,仍不思悔改,繼續頂風作案。

        90后男子錢某航在2017年曾在網上購買“360攝像頭”,安裝在四川省射洪縣的四家酒店客房內。錢某航將攝像頭拍攝到的房客開房視頻上傳到其手機客戶端,經過篩選后再將其中有性愛情節的視頻片段上傳到云盤。

        2017年10月24日,趙某航被公安機關抓獲,民警經調查發現,趙某航先后拍攝到51對房客的一百余段淫穢視頻文件對外售賣,同時以付費的方式將攝像頭觀看權分享給他人在線觀看,但他最終僅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罰款500元的行政處罰。

        錢某航被釋放后并未就此收手,他在2017年12月6日便再次購買攝像頭,繼續從事色情偷拍。2018年4月,他在成都某酒店內安裝的攝像頭被房客發現后報了警,5月9日,公安機關再次將錢某航抓獲。這次,民警在他的手機及電腦中查獲視頻114段,均含有淫褻性的性愛內容。其安裝的攝像頭通過售賣觀看權供他人觀看了近200次。

        一名從事網絡安全工作的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他曾針對酒店偷拍現場進行長期調查發現,將攝像頭安裝在較為私密的場合,通過偷拍批量生產內容,近幾年很快成為了一條產業鏈,相關的“從業者”分工十分明確,前端有人負責安裝攝像頭,中端有人負責發展下線銷售邀請碼和剪輯視頻,末端有人負責“發行”和“售賣”。

        上述人士稱,偷拍現象之所以屢禁不止,要從利益和處罰的對比角度說起,目前常見的改裝偷拍攝像頭最貴不超過300元,這類視頻不用太高清,只要對著床有“激情畫面”即可,一條視頻最低10元,拍到年輕貌美的可漲至150至三百元,若遇到網紅則可賣至幾千元,“通過邀請碼售賣觀看權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目前的處罰機制并未讓這個犯罪群體退縮”。

        關鍵詞:天津刑事律師、天津合同糾紛、天津房產糾紛 -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上一條:
        規范醫療機構名稱禁止“傍名牌”
        下一條:
        女子因感情問題喝酒買醉 飛機上砸破舷窗被刑拘
        版權所有  ? 2002-2022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7165號-1      技術支持:完美互聯
        天津自動門鉬酸鈉鉬酸鈉鎢酸鈉天津網站建設博爾特電梯實訓基地
        欧洲亚洲大成网www?免费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