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3xp9">

<form id="b3xp9"><th id="b3xp9"><progress id="b3xp9"></progress></th></form>

    <em id="b3xp9"></em>

    <noframes id="b3xp9">

        400客服熱線

        唯辯動態 / WEIBIAN NEWS
        行事要三思 凡事想清法律后果
        發布時間:2021年7月22日           發布人: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瀏覽量:1504

        案情:今年48歲的陶某是云南省會澤縣人,1991年4月23日經人介紹與彭某登記結婚。一年后生育獨生女兒小陶。為了相互擔保辦理銀行貸款,原本和睦恩愛的陶某經“高人”指點,于2008年11月10日協議離婚并辦理了離婚登記。

        2014年9月20日,彭某因交通事故搶救無效離開人世,走時沒有留下只言片語。陶某辦理妻子喪葬事宜后,盤點妻子留下來的財產時,發現妻子名下還有現金、公積金和銀行存款。不假思索,陶某及時支取了彭某名下的部分存款。陶某沒有想到的是,因彭某在農村老家生活的母親朱某討不到女兒的遺產,一紙訴狀將陶某和外孫女小陶訴上法庭,直接要求與外孫女小陶共同繼承彭某的遺產。

        經會澤縣人民法院審理確定,彭某遺留住房公積金、銀行存款、現金等遺產15萬余元,其中銀行存款被陶某支取7萬余元,相關存折、銀行卡在陶某處保管。審理中,陶某認為,他和彭某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他和女兒都是彭某的法定繼承人;即使二人因貸款協議離婚后,也一直在一起生活,屬于法律規定的事實婚姻。彭某遭遇交通事故搶救期間,其一直在醫院照顧;彭某死亡后,他妥善辦理了相關善后事宜,如簽訂賠償協議,辦理喪葬事宜等。聽到這番說法,朱某認為女兒生前沒有留下只言片語,女婿既然與其離了婚,女兒的遺產就只有她和外孫女小陶才能繼承,還反問陶某“你有什么法律認可的憑據證實還與我女兒有關系?”朱某要求法院將女兒留下的財產一分為二,由其和外孫女平分。

        陶某認為,彭某在搶救期間,自己鞍前馬后地照料,小到端水吃藥,大到徹夜守候,這充分說明自己在妻子搶救的時候扮演了一個丈夫的角色。

        法院裁判:經庭審調解無效,會澤縣人民法院判決彭某的遺產由朱某和外孫女小陶各自繼承二分之一。一審判決宣判后,陶某父女不服,向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請求認定陶某的合法繼承權。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陶某和彭某2008年辦理離婚登記手續時,民政部新的婚姻登記條例已經施行,二人未經合法登記結婚,屬于同居關系,不屬于事實婚姻,陶某無權以配偶身份繼承遺產。同時有固定工作的陶某也不符合按照法律規定酌情繼承遺產的情形。遂判決駁回陶某父女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法律鏈接:《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七條 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

        (一)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

        (二)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繼承開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沒有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的,由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

        本編所稱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

        本編所稱父母,包括生父母、養父母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

        本編所稱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異母或者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養兄弟姐妹、有扶養關系的繼兄弟姐妹。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條 對繼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繼承人扶養的人,或者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給適當的遺產。


        天津刑事律師、天津合同糾紛、天津房產糾紛 -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上一條:
        按日累計的違約金,訴訟時效期間該如何起算?
        下一條:
        死刑!杭州“殺妻碎尸案”一審宣判
        版權所有  ? 2002-2022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7165號-1      技術支持:完美互聯
        天津自動門鉬酸鈉鉬酸鈉鎢酸鈉天津網站建設博爾特電梯實訓基地
        欧洲亚洲大成网www?免费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