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3xp9">

<form id="b3xp9"><th id="b3xp9"><progress id="b3xp9"></progress></th></form>

    <em id="b3xp9"></em>

    <noframes id="b3xp9">

        400客服熱線

        唯辯動態 / WEIBIAN NEWS
        最新案例:父母為子女婚后購房出資的,該出資應認定為借款還是贈與?(看關鍵證據點)
        發布時間:2023年3月27日           發布人: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瀏覽量:914

        裁判要旨
        父母在為子女婚后購房出資的時候,匯款用途明確注明為借款,子女收款賬戶明細也載明為借款,由此可知,在出借款項時父母與子女之間對該款項系借款達成一致意思表示,雙方存在借貸法律關系。
        【案      由】
        民間借貸糾紛
        【案      號】
        (2022)魯02民 終12310號
        【當 事 人】
        上訴人(原審原告):陳某波,男,1963年9月2日出生,漢族,住山東省青島市市北區。上訴人(原審原告):肖某君,女,1962年7月2日出生,漢族,住山東省青島市市北區。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喬某,男,1989年10月21日出生,漢族,住北京市西城區。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陳某琳,女,1989年8月14日出生,漢族,住北京市西城區。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肖某君,女,1952年8月15日出生,漢族,住山東省青島市市北區。
        基本案情
        陳某波與肖某君于1988年1月29日結婚,2021年7月13日離婚。肖某君系肖某君的姐姐。陳某琳系陳某波、肖某君的女兒,喬某與陳某琳于2014年11月29日登記結婚,2021年11月16日經法院裁定準予離婚。2016年9月7日,陳某波、肖某君持肖某君名下的青島平度惠民村鎮銀行尾號4263賬戶向陳某琳名下招商銀行尾號3595賬戶匯款156萬元,匯款憑證的匯款用途欄填寫為借款。陳某琳2016年9月7日收到匯款156萬元后,當日將包含該匯款的款項轉入其南京銀行賬戶,并于2016年9月13日自南京銀行賬戶將包含該匯款的款項轉入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司法拍賣賬戶,用于支付北京市通州區房款。2021年5月,肖某君作為陳某波、肖某君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以喬某、陳某琳2016年9月因購房所需向其借款156萬元未還為由,要求喬某、陳某琳償還借款及相應利息,后肖某君申請撤訴。2021年10月前后,陳某琳向陳某波、肖某君出具借條一份,內容為其向母親肖某君借款156萬元,用于購買北京市通州區房產,借款年利率8%。借條落款時間書寫為2016年9月。
        一審判決
        山東省青島市市北區人民法院認為,在現實生活中,父母子女間的親緣關系決定了父母出資贈與的可能性高于借貸,絕大多數父母出資的目的系解決或改善子女的居住條件,希望子女生活得更加幸福,而不是日后要回這筆出資。具體到本案,首先,陳某波、肖某君未能舉證證明2016年9月交付款項時,與喬某、陳某琳存在借貸合意;其次,陳某波、肖某君雖持有陳某琳出具的借條,但喬某并未在借條上簽字確認;再次,陳某波、肖某君提起民間借貸訴訟的時間點系在其女陳某琳與喬某訴訟離婚期間,且陳某琳的借條亦系在此期間補寫;最后,在陳某琳與喬某的離婚訴訟案件中,雙方均未提及二人存在本案借款的共同債務,陳某波作為陳某琳的離婚訴訟代理人,亦未作出過喬某、陳某琳尚欠陳某波、肖某君借款債務的表述。綜合全部案情,一審法院認為,陳某波、肖某君未能就本案匯款156萬元系借貸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導致該款項性質處于真偽不明狀態,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據此判決駁回陳某波、肖某君的訴訟請求。
        二審判決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首先,案涉款項均用于支付北京市通州區房款,陳某波在轉賬備注為借款,陳某琳的收款賬戶明細也載明為借款,由此可知,在出借款項時肖某君、陳某波與陳某琳對該款項系借款達成一致意思表示。其次,陳某琳、喬某購買北京市通州區房屋并非為解決剛需住房,且在其后該房屋亦一致處于出租狀態。再次,喬某、陳某琳作為成年人,應自某生活,父母給予金錢幫助并非法定義務,事后父母是否要求子女償還乃父母行使自己債權或放棄自己債權的范疇,喬某主張該房屋系贈予既與轉賬憑證載明的內容不符,其亦未提交證據予以證明?;谝陨鲜掠?,涉案款項應為借款。據此,判決撤銷山東省青島市市北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喬某、陳某琳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還陳某波、肖某君借款本金156萬元。
        唯辯分析
        我國民法典規定的夫妻財產制度是婚后所得共同制,即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任何一方所得的財產屬于夫妻雙方共同所有,法律另有規定或者夫妻雙方另有約定的除外。因此,如果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對該出資的性質有約定的,按照約定處理;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該出資因系婚后受贈所得的財產,歸夫妻雙方共同所有;如果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一方的財產,則為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實踐中,就父母為子女婚后購置房屋的出資后,無論是出于親子關系不合,還是夫妻雙方關系破裂,都有可能出現父母要求返還出資的情形,父母往往以該出資屬于民間借貸而要求返還,而子女一方,則往往以該出資為贈與不同意返還。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主張民間借貸的一方,應提供證據證明雙方當時或者之后曾達成借貸合意,而主張贈與的一方,也應提供證據證明出資時或之后曾有明確的贈與的意思表示。如果父母一方不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充分,不能證明達成借貸合意,則根據法律規定,該出資視為贈與。法律也是基于親子之間的血緣關系,以及父母對自己子女成家某業的幫助,為改善子女的居住條件,使子女生活幸福,而自愿無償出資幫助子女購房,并非說把錢借給子女,寄希望于將來子女能夠歸還,因此,贈與的可能性大于借貸的可能性。另外,只有達成借貸合意,才能主張償還借款,如果沒有借貸合意或者借貸合意不明確,就很難主張成某借貸法律關系。盡管父母在出資的時候贈與的意思表示也不是很明確,但在贈與法律關系中,贈與人往往是以交付贈與物完成贈與,通過贈與放棄了對出資的所有權。因此,從證明的角度,主張借貸的父母,應該更容易提供證據證明存在借貸法律關系,而不是要求主張贈與的子女一方提供證據證明贈與法律關系。本案中,父母沒有書面的借貸的意思表示,也沒有明確的贈與的意思表示,但父母在匯款的時候,匯款用途填寫的是借款,由此就很難認定父母對于款項的性質是贈與。而接受款項的子女一方,對于款項的用途是借款也是明知的,主觀上就不可能認為這是父母贈與的款項。因此,應當認為父母與子女之間已經就出資款項屬于借款達成共識,雙方達成了借貸合意,存在借貸法律關系。作為接受款項的子女,如果想要否認借貸事實,就應當提供證據證明雙方之間存在明確的贈與的意思表示,盡管匯款用途為借款,但出資性質實際為贈與。因抗辯存在贈與的子女一方并未能提供充分的證據推翻匯款用途為借款這一事實,二審法律認定父母的出資為借款,子女應當予以償還。

        天津刑事律師、天津合同糾紛、天津房產糾紛 -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上一條:
        唯辯分享|離婚時法院責令雙方申報夫妻共同財產,一方瞞報被發現會少分多少?
        下一條:
        “假離婚”,真的是假的嗎?
        版權所有  ? 2002-2022 天津唯辯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7165號-1      技術支持:完美互聯
        天津自動門鉬酸鈉鉬酸鈉鎢酸鈉天津網站建設博爾特電梯實訓基地
        欧洲亚洲大成网www?免费在线